内容简介

讨论
《小窗幽记》是明代陈继儒(一说陆绍珩)创作的小品文集,刊行于天启四年(1624年)。 《小窗幽记》全书分为醒、情、峭、灵、素、景、韵、奇、绮、豪、法、倩十二卷,共一千五百余则,内容涉及修身、养性、立言、立德、为学、致仕、立业、治家等各方面,主要表达的是文人雅士淡泊名利、宁静致远、超凡脱俗的内心世界和精神追求。 《小窗幽记》文字清雅,格调超拔,论事析理,独中肯綮,为明代清言的代表作之一。

作者简介

陈继儒

陈继儒,字仲醇,号眉公、麋公,松江华亭人,明代著名画家、书法家、文学家。他诸生出身,隐居小昆山,后居东佘山,关门著述,工诗善文,书法学苏轼、米芾,兼能绘事,屡次皇诏征用,皆以疾辞。擅长墨梅、山水,论画倡导文人画,持南北宗论,重视画家修养,赞同书画同源,有《梅花册》《云山卷》等传世,著有《陈眉公全集》《小窗幽记》《吴葛将军墓碑》《妮古录》。

基本资料

  • 中文名称:小窗幽记
  • 中文别名:醉古堂剑扫
  • 类别:文学
  • 类型:古典文学
  • 标签:小品文集
  • 时间:1624年
  • 朝代:明朝
  • 字数: 4.2万
  • 文件格式:html
  • 人气:2334
展开

详细介绍

全书分醒、情、峭、灵、素、景、韵、奇、绮、豪、法、倩12卷,共一千四百余条格言。或陈说利害,指点迷津,以言醒世;或肯定情爱,颂扬忠贞,赞美人世间一切真情实感;或强调道德修养的重要,倡导读书,劝勉人们要有高尚的道德、丰厚的学养和良好的性情;或提倡淡泊名利,严于操守,多做善事;或描述隐居生活,赞美田园生涯,宣扬朴素为美;或状物写景,以景悟情,回归自然;或强调静心,体味物韵,提升人生的境界;或评述奇人异物,阐言美文奇书,推崇高人奇士;或描绘物、景的和谐绮丽,赞美阳刚和阴柔之美;或称誉豪士,召唤英雄,使人意气风发;或以自身的体验和认知,陈述做人、处世应遵循的准则;或讨论美的形态、美的条件和美的境界。

展开

评价内容

发布评价
  • 赵灵儿 6个月前
    《小窗幽记》是一部熔中国传统生活情趣、审美艺术、处世哲学于一炉的纂辑式清言小品集,自成书以来,流传十分广泛,影响也极为深远。
    阅读品味此书,对于读者而言,不仅仅在喧嚣浮世、滚滚红尘中可获得心灵的清凉,更可对中华文史知识和传统文化精神有更深入的认识。尤其是其中的格言警句往往字字珠玑、妙语连珠,堪称写景状物、寄志抒情的千古佳句,数百年来为人广泛记诵和引用。因此,在这种优秀文学作品的滋养下,可帮助人逐步实现文学功底的积淀,文化视野的开阔,良好人格的培养和内在心灵的升华。
    本书除了具有高远超脱的哲理性外,还富有飘逸隽永、极其缜密且有分量的理性思维,这理性的思维对于时常冒失冲动、浮躁的现代人来说,颇具现实的指导意义。书中所载多以常人难以想象的角度来描绘平实生活中的诸多细节,反映生活的常态,可以帮助我们领悟和享受生活。
    品读一本充满智慧的集子,如同与作者对坐而谈,感知作者内在的精神形态,以及作者所创作的一个划时代的成果。作者在作品中所言的文字,是对人生的体会,是观世的真理。
    陈继儒(1558—1639年),字仲醇,号眉公、麋公,华亭(今上海松江)人,明朝晚期文学家、藏书家、书画家。陈继儒自幼聪颖过人,很为同郡大学士徐阶器重。他的诗文短小精悍极有风致,他善绘画书法,也精于鉴赏。在明中期,画坛以“吴门画派”为首,代表画家有董其昌、陈继儒、周天球、莫是龙等,陈继儒与董其昌两人为此派中坚,并称于世。陈继儒的书法在苏、米之间,他尤好苏东坡的诗章文字。

    陈继儒生活于明万历、天启年间,曾屡被荐举为官,但坚辞不就。《明史·隐逸传》称其“年甫二十九,取儒衣冠焚弃之。隐居昆山之阳……”此后他一生布衣,绝意于仕途,隐居在东佘山,专心研究学问,编书著述,于诸子百家靡不精讨。陈继儒文艺方面的成就,很为时人所重。三吴名士争相与之为友,黄道周在给皇帝的上疏中也有“志向高雅,博学多通,不如继儒”之语。虽然陈继儒二十九岁以隐士自居,却又周旋往来于官绅之间,但不入朋党之圈,他认为人有“好为清态而反浊者,好为富态而反贫者,好为文态而反俗者,好为高态而反卑者,好为淡态而反浓者,好为古态而反今者,不如混沌为佳”。可见陈公追求的是一种无所拘束、高远超脱的“难得糊涂”的自由人生境界。

    作者 陈继儒的才华久负盛名于天下,是晚明文人墨客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,所以对后世的文坛产生了不小的影响,被誉为“天壤一异人”。陈继儒平生编书甚多,如《太平清话》《安得长者言》《模世语》《狂夫之言》《眉公秘籍》《陈眉公全集》等一批作品,另外还有《妮古录》《偃曝谈余》《见闻录》等书,其中尤以《小窗幽记》最受时人喜爱。陈继儒是一个山人,是一名隐士,也是一位学者,同时也是一个热衷世事的社会活动家。读者从这本《小窗幽记》中可窥其丰富精彩、深蕴内涵的一生。

    清代陈本敬在序中赞扬此书说:“泄天地之秘笈,撷经史之菁华,语带烟霞,韵谐金石。醒世持世,一字不落言筌;挥麈风生,直夺清谈之席;解颐语妙,常发斑管之花。所谓端庄杂流漓,尔雅兼温文,有美斯臻,无奇不备。”而当代的文学研究者,更是将此书与《菜根谭》《围炉夜话》共同誉为中国修身养性的“三大奇书”。